别让国产大理石失去她原有的光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05 15:02

  不断有公司进入国产石材矿山开采,也不断有公司在这条路上失败倒闭,又引得新一批公司冒出来,前仆后继。无论是行业外的,还是业内资深石材企业,大家都看得见国产大理石这个大市场,而围绕它展开的究竟是理性的商业布局,还是只是一场资源的掠夺,以及一次次对国产石材价值的践踏?

  九月的广西,灌阳县文市镇上道路两旁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材加工厂,一路延伸远去,却鲜少听到有机器运作的声音哗哗作响,多数厂房只剩一具空壳,厂内设备停止了转动,机器锈迹斑斑,工人更寥寥无几,唯有几家相对成型的工厂仍在运作,加工的材料清一色的均是国产大理石黑白根。工厂外挂着的陈旧广告牌上,重复出现的黑白根,让人一眼就能明白,这三个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维系这些石材加工厂赖以生存的“根”。

  这些黑白根的矿山源头,不必来自远方高山,不必长途跋涉。站在平地上,脚下踩着的,目光所及的就有可能是黑白根。在这个有着“中国大理石黑白根之乡”之称的小小县城里,曾经以黑白根为发展之源的加工厂达两百多家,散落在镇上,凭借着当地的天然资源,进行开采和加工,形成了以公路为主轴的“石材一条街”,吸引了不少外地批发商前来点料,运到全国各地的石材市场进行销售。尽管这条“街”如今已变了模样,工厂背后还随处可见开采中断了的洞采矿点,但前来点料的人仍然络绎不绝。

  来自水头的黄亿便是这一波批发商中的其中一个。2011年开始经营黑白根的他,或许未曾料想到,六年后的水头石材市场,同样经营黑白根的石材批发商会成倍数式地增长。而当初靠着丰盈的利润赚取事业的那第一桶“金”,如今看来也不再容易。

  “当时信息还未完全透明,市面上经营黑白根的也不多,竞争不大,不管在矿山源头还是市场销售,当时都是最好的状态。而现在,去矿山点料的人多了,成本上涨,市场经营的人多了,低价恶战。”见证这一快速变化的黄亿自然也强烈感受到了利润空间急剧缩小的落差。主做批发的他,看着价格从每平方米160元降到如今低至每平方米90元的境地,深感无奈。

  但这并不足以让他放弃国产大理石这个蒸蒸日上的大市场。除了积累下来的渠道资源之外,这几年不断上升的销量也在告诉黄亿,坚持下去仍大有希望。多年来的发展形势下,薄利多销早已成为国产大理石普遍的盈利方式,只要“量”可观,那么便还有生存的空间。

  诚如黄亿所感知的,国产大理石的销量逐年增长。按照中国石材工业协会此前估算,2009年以来国内大理石等石材的实际消费量接近3亿平方米,从2005年到2009年,年均增长速度达到了20.7%,而在近几年里,国产大理石品种更是呈现喷涌式地爆发,仅短短两年间就增加了500多个品种,使用比例不断增加。种种数据和现象表明,国产大理石市场拥有着巨大的潜力。更有业内人士在2015年就预测,随着国产精品石材的不断涌现和市场认可度的提高,5年内,国产大理石销量有望超过进口大理石。

  在市场需求放缓的大环境之下,这对于沉寂已久的国产大理石无疑是一可喜的消息。但是否真能如黄亿所想,坚持下去就能够看到曙光,答案无法肯定。如果矿山源头的乱象以及市场的硝烟还一直持续,那谁能保证,黑白根不会成为下一个“银白龙”,沦落至堆砌在工厂内,每平方价格低至30元也无人问津?

  这并非是杞人忧天。那些本该在国际舞台上闪闪发光,却在价格低价恶战中变得“一文不值”的国产大理石优良品种的沦陷史就足以发人深省。

  银白龙是国产石材,品质不亚于意大利进口的黑金花,不但层次感强,基底特别黑亮,可谓国产石材里的极品。八九年前刚面市时,每平方米价格可达300多元,随着开采量增加,价格逐年下降,2012年稳定在200元左右。

  “这个价格还算合理,矿主、经销商都能得到相对合理的利润。”曾经营该品种的批发商小吴对《石邦》杂志说道。可让人没想到的是,2013年年初,随着银白龙知名度的不断增大,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但每家库存量都不大。突然有一天,市场上一下子冒出60万平方米的银白龙,每平方米才40元,这令业界一片哗然。据悉,抛售60万平方米的供应商实为转行,故以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价进行抛售,让银白龙身价一下子跌入低谷。自此,因产品价格低、利润低,经销商不愿再卖,设计师更不愿意设计。

  此外,不少经销商因为看中国产大理石进货渠道相对简单,而且市场对其需要日益高涨,便盲目跟风投入。但随着竞争的逐渐加大,利润降低,经销商便又急于脱身,清仓甩卖以回流资金,黑白根、国产深啡等不少国产大理石的身价也在持续价格战中暴跌不少。此番情况,在石材行业一再上演。

  如此硝烟弥漫的市场环境之下,由数个国产品种的“牺牲”导致消费群体对整体国产大理石纷纷留下“一文不值”的定论。

  “市面上的国产大理石,从几十块到上百块不等,价格普遍都比进口大理石低。”实际上,低价竞争有时反映出企业对自身产品的不自信。经营者主动降低价格来吸引采购商,而另一方面,多数采购商对国产大理石“低价”已形成定性思维,采购时还是会以价格来作为决定购买的第一考量。发生这样的现象并非毫无依据。《石邦》杂志在对采购商进行采访时发现,中国产大理石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已不外乎 “粗制滥造”、“价低利薄”、“色彩陈旧”、“档次不高”等字眼,而“进口的就是比国产的好”也早已经深深植入到他们的脑海中。

  今年4月,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高乐大理石矿中段3个采场采矿权租赁引发争议。究其矛盾主因,采场出租手续不完善、对承租人监管不严及矿地关系紧张。此消息一出,许多人将关注的焦点放到了“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上,然而这一事件背后更值得关注的是,国有矿山“分蛋糕”式出租开采带来的隐患,以及如何发挥市场对国有矿山配置的作用。

  石材是“广西东大门”贺州市的支柱产业,包括大理石综合开发型加工制造、碳酸钙新材料、人造岗石等,年产值超过150亿元。特别是拥有华南地区最大的白色大理石矿山资源,使地处偏远的贺州市备受关注。

  高乐大理石矿区位于贺州市平桂管理区望高镇新联村境内,面积约0.45平方公里,是一座拥有25年开采历史的国有矿山。作为一个开采多年的国有矿山,高乐大理石矿区2016年的开采量达到18万立方米,开采规模在全国大理石矿山中也是相当大的。把矿区分成多个采场对外出租,是矿山设立以来长期形成的经营传统。最多的时候,矿山被分割切块成40个采场,出租给十几家公司开采。这在无形中给矿山管理带来了一定的隐忧。

  ▲国内石材矿山开采普遍存在布局不合理、规模偏小、管理混乱、生产工业落后、产品科技含量低、产品附加值低等乱象,直接导致了石材价值的损失。

  对矿区“分蛋糕”式出租开采的运营模式,贺州市国资委副主任陈志坚显得很无奈:“ 10多年前,贺州石材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石材开发公司作为矿业权人,没有资金、技术和设备,无法自主开采,只能对外出租。”他表示,矿山采场出租引发争议有很多历史原因,有地方政府行为因素,也有国有矿山经营的历史局限。作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国资委对石材开发公司的运营模式以及过去签订的租赁合同,只能全盘承接过来,短时间内无法立即纠正。

  矿山采场出租被质疑,个中因素极其复杂,特别是里面掺杂的历史原因、矿区不和谐等等一时很难说得清。然而,国有矿山分割成多个采场,全部以出租的方式交给多个公司开采,这种运营模式是否值得反思?如何在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中最大限度激发市场的主体活力,提高矿山开采的经济收益和社会效益?

  上述事件背后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值得深思。一家拥有25年历史的国有矿山开采企业,从始至终没搞过开采,把矿山分成多个采场全部出租出去,这种“分蛋糕”式的开采,着实让人有些意外,可如果仔细留意矿山乱象,或许便不足为奇了。

  “这只是乱象之一。一直以来,国内矿山的经营管理模式并没有形成规范体系,只知道开采,没有长远的系统规划。”雅高控股首席运营官张敏在谈起长久以来中国大理石矿山开采存在的问题时如是说道。

  从2012年开始,中国大理石开始大面积地开采,随着矿权发放到县级政府和相关政策的支持,加上企业都意识到资源的重要性,一窝蜂地都跑到矿山,仓促的,盲目的。这些企业普遍存在布局不合理、规模偏小、管理混乱、生产工艺落后、产品科技含量低、产品附加值低等现象,各企业效益差。反观意大利,经过多年的积淀,有着丰富的经验,投资资金、环评监测、开采技术、开采量等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从矿山源头就控制石材的量和品质,秉着对天然资源负责的心态去挖掘矿山的价值。

  石材开采业不同于其他矿产采掘,很多人认为,投资少,见效快,因此吸引了众多的投资者,大多为民营企业或者个体投资,对矿山建设程序忽略,环境保护意识淡薄,尤其对安全生产缺乏足够重视。从国家管理层面上来说,石材资源不像能源和国家战略资源那样引起重视,缺乏对开发石材资源的限制和矿山建设技术规范,多年来形成的“小、土、散、乱”的局面得不到根本转变,大多数矿山为年产1000立方米的小规模矿山,重复建设,资源浪费十分严重。

  另外,管理部门和生产企业存在着认识上的误区,认为开采石材是最简单的采矿,没有复杂技术,不需要太多的资金投入,不能把石材矿山与其它矿山资源区分管理,甚至一直把石材列入到建筑石料类管理,不考虑石材矿山的特殊性和特殊价值,造成管理上的混乱。由于矿山准入门槛低,技术含量不高,造成了小矿山泛滥,大矿变小矿,资源破坏严重,石材规模设计开采根本没有推广,石材资源的乱采滥挖现象相当普遍,国内《装饰石材露天矿山的技术规范》出台较晚,原来石材矿山设计大多沿用露天非金属矿开采设计指标,主管部门和矿山企业对规范化石材开采观念模糊,开采模式不规范,不系统,采矿方法和技术落后,成荒率仅在15%左右,利用率低。

  矿产权的归属和开采权使用年限也是引发石材矿山盲目滥采的原因之一。早在2013年年末持续至今的变相价格战就引发了业界对矿山开采乱象的关注。市场需求量骤减让很多石材企业措手不及,供应商为了获得订单,开始大幅降价,一家低过一家。这一时期,新兴的、品种多样化的大板市场也在此消彼长,市场间的竞争除了位置以外,还发生“买多少送礼品”这种变相价格战。

  除了市场需求减少,直接影响石材价格的就是矿山的盲目开采。早先,南安人做石材都是从国外进口,而近几年,随着国内矿山逐步开放,不少石材人一哄而上。但国内矿山开采年限很短,一般是3、5、7年,这迫使矿山开发商,利用最短时间挖掘最多石材荒料。

  ▲国内石材矿山开采普遍存在布局不合理、规模偏小、管理混乱、生产工业落后、产品科技含量低、产品附加值低等乱象,直接导致了石材价值的损失。

  “矿产权一份多卖势必引发矿山开采的无序性。”业内人士表示,不少地区政府为了快速创造业绩,对获得矿产权的开发商并没进行较为系统的审查,开采过量、不环保等问题相继出现。有观点认为,国内矿产开采权往往只有几年,而国外矿产权多是几十年甚至终身制。“一个矿如果能长期拥有,也就不急着开采。国内之所以出现荒料供过于求的现象,原因在于矿产开采权的年限短。很多矿山从买入到产出,往往都需要两年时间,这意味着前两年都没收入可言,所以一旦出成品就拼命开采,一时间某个品种供过于求便不难理解了。再者,石材相关部门和协会未出台相关开采环保政策,盲目滥采便会肆意生长。”

  如此之下,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在利益的驱动下,急于将矿产资源转变成资本而忽视规范和科学的矿山开发管理;在缺乏技术规范的指导下,新进入的石材开采矿主,不清楚应该遵循什么样的标准来作业。这些乱象皆有因可究,除了历史的原因,还有企业的自觉。

  无论是历史原因,政策问题,还是企业自身的意识所导致的矿山源头种种乱象,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影响着整条产业链的每个环节。究竟怎样才能够摆脱国产大理石长久以来的困境?国产大理石的价值如何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中国不缺好的大理石,关键在于如何将国产大理石的价值发挥出来。”随着近几年环保管控之下矿山的关停之势和市场经营暴露的弊端,越来越多石材人开始意识到,国产大理石该崛起了。

  这两年,张敏的脚步遍及全国各地,未曾停歇,江西、广西、云南、四川……一一到过的这些城市无不蕴含着丰富的石材资源。随着走过的石材矿山越多,他更加坚定,转型升级之下,中国的石材行业有着巨大的空间,但与此同时,当他看着矿山上那些开矿者在造梦与破梦之间挣扎,也深深感受到石材矿山的整改刻不容缓。在他看来,未来五年内,中国的大理石矿山会关停三分之二,从国家政策层面严格把控矿山开采数量和规模。

  石材行业的源头在矿山资源,要寻找国产大理石的价值提升之路还需从矿山资源入手,从源头做起,同时从利润最高的地方做起,来确保整个产业链的利润最大化。“开采矿山,在开采之前除了对矿山进行专业的勘探、环评等一系列规范操作,还需对市场进行调查分析,调研看这个品种的市场前景,更重要的是,建立全产业链的系统化经营模式。”张敏对《石邦》杂志分析道,一直以来,矿主与加工、销售、推广等环节都是分离的,产业链各端“各自为战”,当地的加工作坊利用矿山资源优势,盲目开采,开采是散的,加工也是,自然形成了恶性竞争。

  对此,张敏认为由专业的石材矿业集团,加上资本的介入以及全面的整合,是未来国产大理石矿山的出路。雅高控股在业内所被认知和认可的国产灰白色系大理石雅柏灰、雅柏白便是这一模式的成功案例。

  “懂得珍惜,生生不息”,在石材行业深耕多年的张敏,始终认为,石材没有好坏,同是大自然的珍贵产物,都应认真对待。只要这座矿山是由自己掌控,就应该对其负责。位于江西永丰的灰白色系大理石矿山,在经过三个矿主的失败运营之后,辗转到雅高控股已经是第四手。“之前的矿主做的都只是将荒料开采出来,直接出售荒料,然而作为新品种,许多批发商不敢冒着风险直接采购。”这也是雅高构建全产业链运营模式的一大原因。

  “雅高在接手江西永丰矿的时候,制定了一整套从开采、加工到终端的全产业链模式,通过全产业链来实现全价值链。”这一模式的优势在于:一,通过掌控矿山资源来掌控市场,从而更好地服务市场,深度地挖掘市场 ;二,因为明白是自有的矿山,所以想方设法地去挖掘它的价值,而不是通过价格去竞争;三,提升了企业抗风险能力,也增强了盈利能力。从矿山开采的规范,到生产加工的质量保障,到推广营销和市场渠道的铺设,以及终端的应用,每个环节都为自己所掌控,如今这一系列产品被广泛应用到各大高端优质项目中,并以中高端的定位推向了世界。

  2015年,五号仓库之外,英良集团另一大理石高端品牌——华夏板仓将国产大理石推向了另一高度,致力于成为中国大理石的最佳推广销售平台,将中国的大理石推向世界。

  二十多年前,彼时还是石材贸易商的刘良,将崇武的墓碑石出口到日本等国,如今行业发展过去了20多年,一路走来,刘良看到了中国的大理石如何被低估和贱卖。“中国的石材在国际上的地位还很弱,力量不够,价值没被发掘。”刘良对《石邦》杂志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打造华夏板仓的一个原因。”刘良希望未来某一天,能够站在行业高度,为中国的大理石发声。

  为此,从去年开始,刘良就制定了“3+N”和“5+N”的战略,与优质中国矿主联盟,在严格筛选的中国大理石中,以3个主打矿山品种、5个主打矿山品种的节奏循序渐进地推向国际,通过设计、工艺、展示、体验、服务和引导,让更多的人真正领略中国大理石之美。

  无论是线上品牌营销对国产大理石的推广和包装,还是线下对国产大理石的展示和设计,华夏板仓从全方位,深层次赋予国产大理石文化和艺术的附加值,在潜移默化之间,引导消费者去感受国产大理石之美。

  “石材是一种时尚,而不是一种必需品,当你在使用它的时候,它就是一种流行,当你在推广它的时候,推广的就是一种流行趋势。”刘良的言语之间,透露着对国产大理石的底气和信心。“我们的目标不是为了让设计师引导我们,而是我们通过引导去影响设计师,影响消费者,因为我们更懂石材,我们明白如何运用才会呈现它最美的样子。”

  要说到国产大理石的推广,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冰石进出口贸易的总经理阮贵冰。这几年,她已然成为“女飞人”,身怀国产大理石的梦想奔波于各个国家。无论是凌晨四点的伦敦,还是凌晨三点的意大利,无论是42度高温之下的中东,还是拥堵不堪的洛杉矶,都能在朋友圈里见到她的身影。常常是“699个小时的美洲之旅”,“ 42天穿越数个国家的连续拜访”,一个国家接着一个国家的展会推广。阮贵冰用身体力行来证明国产大理石的魅力所在。

  从事石材行业整整十年,国外参展八年,阮贵冰收获颇丰,也感慨良多。“每次看到中国展区,被主办方安排在最远、最偏的位置,被这么低端展现,总觉得不平和不安。”阮贵冰表示,过去几年每次参加国外展会,总会发现,国产的很多石材,不管是从坚硬度还是纹理上,都不输国外石材,可价格就是上不去。但是,某一国产品种一旦被国外承包,却能卖出极高的价钱。在不断反思、探讨之后,她认为,之所以国产大理石一直“有价无市”的原因在于,国产大理石开发商缺乏对自己产品的认可度,而不去包装。

  “国产大理石很多品种质地太好了,而且非常符合国际设计师的审美需求。”阮贵冰说,这几年她带着国内的几个优质大理石品种参加过数个国外展会,平均一年6个,并且到不同国家不同外国石材企业进行点对点的拜访推广,都得到了很多国际设计师的推崇以及国外石材人的极力认可。2015年,阮贵冰抓住国产大理石发展的机遇,打造了专业的冰石·国产石材精品馆。如今,在欧洲、非洲、中东、东南亚等地区,冰石均设有合作的代理和堆场。

  无论是哪一种方式,可以发现这些石材企业都有着共同的目标,那便是将国产大理石推向世界。而在这过程中,政府与行业协会也需要做出规范化措施来改善混乱的国产大理石市场局面。

  不少业内人士也纷纷表示,要想让企业不慌张、不盲目开采,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延长矿产开采年限,给他们足够筹备时间,先做好环保,再开采,并限制年开采量,确保产品不过度流通。不仅如此,石材产业链太长,缺乏相关部门进行总体调控,造成很多信息不对称,价格乱象,协会和政府应联合起来,出台一些规定规范行业健康发展,控制一些扰乱市场正常价格的不良现象。

  除此之外,还可借鉴国外资源保护机制稳定价格。“国外有不少矿山都会跟国际著名设计公司合作,等设计公司确认好石材的尺寸、码单后,才进行开采。如此一来,既不产生库存,也不用贱卖。”某业内人士说道,国外大部分品种价格都高于国内,不是因为他们品质有多好,只是他们限量开采,保证产品稀缺性。国内矿山可以对上述模式进行尝试,让原本100平方米的石材产生500平方米的利润。目前国内有几个企业正尝试类似模式,不走市场,只与区域性项目直接合作,保证价格不被侵犯。

  伴随着国产大理石这一市场的开发,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奔赴中国大理石矿山,他们以为抓住了实现“金钱帝国”的绝佳良机,可更多时候,我们还看到,越来越多人离开石材矿山,主动的,被迫的,大都难逃落败。而每一次离开,徒留的,是背后那满目苍夷的矿区,裸露的土地,坑洼的矿洞,破坏的植被,当地百姓的怨声,以及被贬低的国产大理石的价值。

  我们听到国产大理石销量增长的利好消息,但同时也听到,“国产的还是没办法和进口大理石相比”、“国产大理石就是低价的”的定论。而每个声音的背后,是那些粗糙的大板架子位摆放,是那些鱼龙混杂的板面,是那些不断降低的数字。

  可进口的真的比国产的好吗?并不是。同样是大自然的产物,同样是经过上亿年的岁月洗礼,流淌着永恒的血液,作为原材料,他们都应该被平等相待。而真正要细说那些好的部分,是科学的矿山管理,是匠心的精工品质,是创意的文化设计,是得当的空间运用,是在每个环节中对石材的爱护和珍重。

  石材资源,应该物有所值,而并非在人为的恶性竞争下,盲目的开采贱卖下,失去它的光辉,沦为变现的工具。尽管在目前看来石材行业是传统初级的,但这也说明这个行业具有可造空间,而这个空间需要从各个层面去提升石材价值,天然的原材料、先进的设备辅料、优秀的工艺和设计,精心的渠道建设和营销推广,品牌塑造等,每个环节都不可或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将国产大理石的美,国产大理石的价值体现出来,让更多国产大理石走出国门,让世界看到,国产大理石的闪耀光芒。

  伴随着国产大理石这一市场的开发,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奔赴中国大理石矿山,他们以为抓住了实现“金钱帝国”的绝佳良机,可更多时候,我们还看到,越来越多人离开石材矿山,主动的,被迫的,大都难逃落败。而每一次离开,徒留的,是背后那满目苍夷的矿区,裸露的土地,坑洼的矿洞,破坏的植被,当地百姓的怨声,以及被贬低的国产大理石的价值。

  我们听到国产大理石销量增长的利好消息,但同时也听到,“国产的还是没办法和进口大理石相比”、“国产大理石就是低价的”的定论。而每个声音的背后,是那些粗糙的大板架子位摆放,是那些鱼龙混杂的板面,是那些不断降低的数字。

  可进口的真的比国产的好吗?并不是。同样是大自然的产物,同样是经过上亿年的岁月洗礼,流淌着永恒的血液,作为原材料,他们都应该被平等相待。而真正要细说那些好的部分,是科学的矿山管理,是匠心的精工品质,是创意的文化设计,是得当的空间运用,是在每个环节中对石材的爱护和珍重。

  石材资源,应该物有所值,而并非在人为的恶性竞争下,盲目的开采贱卖下,失去它的光辉,沦为变现的工具。尽管在目前看来石材行业是传统初级的,但这也说明这个行业具有可造空间,而这个空间需要从各个层面去提升石材价值,天然的原材料、先进的设备辅料、优秀的工艺和设计,精心的渠道建设和营销推广,品牌塑造等,每个环节都不可或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将国产大理石的美,国产大理石的价值体现出来,让更多国产大理石走出国门,让世界看到,国产大理石的闪耀光芒。